馬祖通訊周刊


  標題:感性小品/嗨!馬祖的「愛」兵妹 
  作者:彥蓁/出版社主編    ( 發表時間:2005-10-03    閱讀人次:2579 )  

 我想,再也沒有人比馬祖的阿兵妹們更愛馬祖的 國軍了,因此忍不住喚她們「愛」兵妹。像候鳥一樣,在不同的季節飛到馬祖;也像離不開水的魚一樣,這群愛兵妹們,總會設法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,將情意傳送到馬祖;或以實際行動到馬祖與「軍」(君)同在。

 馬祖你很難不看到阿兵哥,但再細心一點你還會發現一些愛兵妹,有些人是形單影隻的前往馬祖,有些則是結伴同行,但目的多是相同而明確的。有時候實在不得不佩服愛兵妹們,為了一段不確定的幸福在努力的勇氣,讓她們可以不顧一切前往陌生的馬祖,讓馬祖成為一座蘊育愛的小島。當然也有離別曲,但更多的離別,總會換來更多的相聚,或是,成就另外的相遇。

 不曉得為什麼,之前幾次前往馬祖都沒有遇到太多的愛兵妹,就一次在東引的民宿裡,認識了一位擔任美術老師的愛兵妹,乍見她時覺得她精神不是很好,男友剛離開她回營區工作。

 我忍不住問學美術的她:「妳覺得東引哪裡最漂亮?」

 她支吾的回說:「其實我除了吃飯,沒有去其他地方。」

 「啊?」我以為自己聽錯了。「真的?妳來三天都沒去任何地方?」

 「喔,有。」她好像「想」起來了,「有,有去附近散步,覺得有些海岸線滿漂亮的。」她的眼神稍微發亮,好像精神一點了的說:「我應該帶畫筆把它畫下來的。」

 「就是嘛!」當下我沒有把「妳不要來馬祖就為了看男朋友,應該也要去看看、多認識這個地方」這種不討人喜歡的話說出,看著她我說不出來。而我說的竟是:「那妳要不要帶我去妳住的房間看看?」

 「好呀!」她好像滿高興的邊帶引我到她四樓的房間,邊形容房間的狀況。

 「哇~好可愛喔,而且View好好喔!」我忍不住贊歎。

 她回說要及早預定才會有,且一邊抱歉東西還在整理,因此有點亂。我搖頭表示還好,順口問她,「要不要一起去吃中飯?」這次換她搖頭:「謝謝,我還要再整理東西。」我隱約可以感覺或許她想多停留在曾與她的「公」待過的空間,感受多一點溫暖。「好,那我們晚一點在一樓見!」因為我們相約一起搭小白船,她要去北竿坐飛機,而我是經南竿要去北竿。

 在小白船上,仍可看出她臉上有點悲傷,尤其與另外遇到攜妻女回東引玩的老兵一家三口的愉悅相比,更顯有點落寞。我一方面和他們開心的寒暄,另方面對愛兵妹說:「沒問題的,妳男朋友在這邊當兵會很好,一定沒問題的。」「可是…」只見她欲言又止,眼眶泛著淚光。一時我覺得多說無益,又不知如何安慰,只好把臉轉向窗外。隔著透明的窗泛著藍藍的海水,我覺得很像愛兵妹泛著淚光的眼睛。「沒事的,妳的男朋友若知道妳如此關心他,一定會更勇敢的…」我把欲言又止的話,對著大海的眼睛無聲傳遞。只是大海也似靜默的回應我。 到了北竿,送他們四個人恰好一部車前往機場。末了,揮揮手,愛兵妹還對我說:「妳一個人要小心喔!」「啊?什麼?」不知是我對馬祖太放心,還是被比自己年紀小的人說要小心,覺得不習慣,突然回應不過來。只是覺得,因為愛的勇氣,常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勇敢、獨立、成熟。就像阿兵哥有他們的軍中紀律要遵守,愛兵妹們的心中,又何嘗不是需要很多鼓舞的標語、口號呢!

 後來陸續透過馬祖資訊網的阿兵妹家族,看到了更多關於愛兵妹們的愛怨瞋癡,就像海水的起伏一般,像潮來潮往一樣。只希望這些無論是張著愛的羽翼;或者乘著愛之船來到馬祖的愛兵妹,她們的愛,能早日確立方向,幸福,能早點靠岸。就像泅游前進的魚兒般,像奮力往前飛的候鳥一樣,幸福,其實就等在不遠的前方。


 一分鐘簡訊:好早好早以前,就很想寫一篇關於馬祖愛兵妹的故事,那是因為在某一天,突然想喚這些人愛兵妹,至少是在今年端午節以前。

 記得那天是中午時分出門,才從花店老闆手中接過艾草,天空就微微飄起細雨來了。接過艾草,隨即撐開手中黃色的小花傘,心裡不禁感到好笑起來。就像中秋要賞月,總覺得端午應該要下雨,因為許仙和白娘娘。倘西湖或端午節少了借傘這段浪漫傳說,是否會稍微失色?

 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後,也會有關於馬祖阿兵妹的浪漫傳說,在愛的季節裡,被人們記憶和傳頌。只是關於幸福呀,還是要時時加油的。



板主管理 -回標題列表- -我要回應文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