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 引 鄉 誌


  標題:第四章 東引「五一海戰」 
  作者:will    ( 發表時間:2002-03-26    閱讀人次:3553 )  

第四章 東引「五一海戰」

一、前言

位在馬祖列島的最北前哨-東引島,在臺海對峙期間,曾於民國54年5月1日,在其附近海域發生震驚中外的「東引五一海戰」。

有關此一戰役發生的原因、經過及結果,海峽兩岸說法不一。臺灣方面各大媒體大肆報導我軍「戰功」,擴大表揚作戰英勇官兵、鼓舞軍心士氣;大陸方面則在人民日報第一版下方,刊登了一則簡訊,聲稱「我海上巡邏隊迎頭痛擊,敵艦中彈累累狼狽逃竄。」云云。就當時的時代背景來說,國共雙方各說各話,自稱勝利,不足為奇。

二、臺灣媒體報導

聯合報5月2日的報導,標題為「東引海戰傳捷報 我擊沈匪艇四艘 另有兩艘負傷逃逸」。內文引述海軍總部1日深夜發佈:「我海軍一一九軍艦,於昨(一)日凌晨在東引東北海面,執行例行巡邏時,與匪艦艇八艘遭遇」。
海軍總部說:「匪艦艇首先向我開砲射擊,實施圍攻,我艦當即迅速還擊迎戰,激烈砲戰約達一小時許,匪艦艇四艘被我擊中,旋即沉沒。另有匪大型艦艇兩艘著火逃竄,在此役以寡擊眾的海戰中,我海軍將士堅忍不拔,裹傷戰鬥,奮不顧身,終於擊敗圍攻之匪艦艇,獲得輝煌之戰果」。

海軍總部並稱:「海戰發生於一日凌晨零時十五分,我艦官兵迅速對來襲之匪砲艇八艘英勇奮戰,沈著還擊,匪艇隊四沈兩傷不支逃逸,我艦現已安全返防」。

中央日報5月5日的報導,標題為「海軍東引大捷 總統深表欣慰 飭國防部獎敘有功人員 並優卹光榮殉國三戰士」。內文引述「軍聞社訊」總統聞悉「五一」東引海戰,海軍「一一九」號軍艦獲得輝煌勝利,深為欣慰。對於該艦艦長何德崇少校英勇作戰,負傷不退,仍然裹創繼續指揮,以迄達成任務深為嘉許,已飭國防部連同其他有功人員優予獎敘,以示激勵。

中央日報5月3日的報導,標題為「以寡擊眾 忠義軍風 劉玉軒談海戰經過 人人均有勝利信心」內文為「一一九」軍艦士官長劉玉軒會見臺北新聞界時,扼要報告「五一」海戰的實況(劉玉軒是由前方護送一一九號軍艦負傷官兵來臺就醫)。

劉玉軒士官長指出,我一一九號軍艦,在5月1日的深夜,單艦在東引島東北方7浬的海面上作例行性的巡邏,共匪8艘艦艇,突然對我一一九號軍艦,發動了包圍式的挑釁攻擊。當時海上有6級以上的大風浪, 敵艦8艘,兩艘在外圍巡邏掩護,6艘參加戰鬥,相距1200碼時,匪艦先開火,我艦立刻還擊,先打沉了右後方的兩條匪艦,然後再擊沉右後方的另兩條匪艦,最後再把左後方兩條大型匪艦也打著了火,戰鬥才停止。

劉玉軒說,「五一」海戰一開始就激烈異常,原因是匪軍企圖一鼓作氣,想以大吃小,一下子解決我一一九號軍艦。我軍則因以一對八,若不以寡擊眾,殺敵求勝,情勢將極為危殆。因此,雙方互相砲擊,從1200碼發砲,越打越近,近的有時兩軍距離只有600至500碼左右。但是,一一九號艦上官兵的沈著應戰,彈無虛發,特別是人人爭先,個個奮勇,不惜犧牲,拚著與敵人同歸於盡,才在被圍的險境中,創下了自「八二三」臺海戰爭中「九二」海戰以來,又一次了不起的勝利。

聯合報5月7日的報導,標題為「東江艦揚威閩海昨凱旋 南部基地各界代表在碼頭熱烈歡迎 劉廣凱勉創造更大的勝利」。內文刊載,在「五一」東引海戰中奏捷的海軍「一一九」號東江軍艦,6日返抵南部海軍基地,南部7縣市軍政代表,中美海軍官兵2千餘人在碼頭予以熱烈盛大的歡迎。30位漂亮的小姐,向殺匪立功的英雄們獻花。海軍總司令劉廣凱上將親自主持「一一九」號軍艦勝利凱旋大會。高雄市長陳啟川也在大會中代表 高雄市民向東江艦官兵致敬。美軍顧問團海軍組長左營小組組長畢漢上校,在致詞中讚揚東江軍艦的卓越戰績,為中國海軍之光榮與驕傲。

劉總司令並代表國防部長蔣經國、參謀總長彭孟緝上將,發給東江艦全艦官兵獎金10萬元,劉總司令本人亦贈該艦全體官兵獎金5000元。

馬祖方面,馬祖日報也在5月2日起,連續數日報導這則消息。

三、外電報導

馬祖日報5月5日的報導,標題為「東引海戰 我艦報捷 紐約報紙競相刊載」。內文引述「中央社紐約三日專電」:所有本地3家日報,3日都登載中華民國海軍最近在臺灣海峽對共匪砲艇作戰獲勝的消息。

紐約時報刊登文長4段的報導,其標題稱:「中華民國宣佈海軍大勝中共」紐約前鋒論壇報在其「重要消息」欄中發表一項短訊,其標題為「中華民國報導海軍大捷」。

每日新聞不但用了臺北發出的合眾國際社電訊,同時還登了1幅地圖以配合這項報導,地圖是臺灣海峽的一般形勢圖,其說明是「海戰是在馬祖附近發生」。新聞電訊的標題是「中華民國一艘軍艦擊沈中共四艘艦隻」。

同時,在5月2日下午,美國若干電台也曾報導這項消息。

四、中國大陸的報導與記載

然而,海峽對岸中國大陸,人民日報及《福建海防史》卻有著完全相反的說法和記載。
5月2日的人民日報,頭版下方刊登一則簡訊報導,標題為「美制蔣匪戰鬥艦一艘 竄入福建海域進行騷擾 我海上巡邏隊迎頭痛擊 敵艦中彈累累狼狽逃竄」內文為:「新華社福建前線一日電,美制蔣匪幫戰鬥艦一艘,今天凌晨竄入我福建省北霜列島海域進行騷擾活動。我海上巡邏分隊當即予以迎頭痛擊。敵艦中彈累累,狼狽逃竄」。

據廈門大學出版社發行的《福建海防史》記載:1965年4月30日晨,國民黨軍「東江」號獵潛艦於4月29日21時30分由馬公起航,駛往閩中沿海。30日21時40分,敵艦抵達台山東南18海浬處,以16節航速北駛。海軍福建基地判敵可能是:1.向我北礵輸送小股特務;2.分散我海岸雷達的注意力,策應其小股武裝特務活動;3.迷航。基地即將情況通報並上報。21時45分,福州軍區指示基地:「如敵靠近,准略打一下」。22時,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(在沙埕)指示基地:「100噸護衛艇高速出擊,於北礵方位100度、在領海線附近攔截敵艦,『南昌』護衛艦和沙埕巡防區75噸護衛艇兩艘向台山以南接敵。」22時19分,福州軍區又指示:「艇隊立即出航,先進至北礵待機。」
據此,基地決心以575、577(為第一組),574、576(為第二組)4艘100噸護衛艇,於東引島以北10海浬處攻擊敵艦;考慮到敵東引島泊有護衛艦、獵潛艦各1艘,又令在西洋島待機之2艘75噸護衛艇至西引島正北5~7海里處牽制與迷惑東引、馬祖之敵,配合作戰,另以「南昌」護衛艦及2艘護衛艇由沙埕起航,向台山以南攔截敵艦。23分,「東江」號於台山東南距離18海浬處轉向,以16節折返東引。22時35分,我兩組護衛艇自東冲高速出擊。第一組以航速26節向敵艦接近,第二組左後側行駛,至東引島以北10海里處擔任翼側警戒。

為了截住敵艦,第一組於5月1日0時20分增速為28節。0時25分,577艇在左舷5度、距離7海里處發現目標。0時34分,我距敵艦3海浬,判明為敵艦。0時40分,敵艦位於我艇左舷60度、距離6鏈處,我開始攻擊,並逼敵轉向外海,以防其逃回東引。0時57分,我進行第二次攻擊。因目力看不見目標,兩次攻擊效果均不大。1時02分,敵艦向我還擊,我借敵艦炮火閃光,進行第三次攻擊,迅即壓住敵艦火力。2分鐘後,敵艦中彈起火並停止射擊。1時15分,距離4鏈,我進行第四次攻擊,一直打到距離50米,敵艦損傷嚴重,並打開桅燈和連閃綠色燈光。1時20分,我577艇因與敵艦相距太近,向右急轉向,被後面的575艇碰撞,577艇右舷碰壞,破口長1米、寬0.5米,前機艙、中艙急劇進水。該艇一面堵漏排水,一面與575艇繼續向敵艦進行第五次攻擊,敵艦失去機動能力。577艇因破損嚴重,隨即停止射擊,撤出戰鬥。1時25分,577艇前機艙主機淹沒,前後主機相繼停機,遂於2時05分恢復艇的部分動力後撤出戰區返航。

第二組574、576兩艇於1時10分進入東引島北7海浬處機動。2時48分接返航命令後,單獨返航。5時45分,在北礵與第一組兩艇會合。

「南昌」艦與沙埕巡防區75噸護衛艇2艘,由艦隊陶勇司令員、謝正浩參謀長率領,於4月30日22時15分由沙埕起航,高速向台山以南海區運動,攔截敵艦。5月1日0時34分,發現敵艦已向東引島回竄,當時敵我相距24海浬,我已追趕不上,乃停俥漂泊,以查明謢衛艇出擊情況。2時46分,遵命返航。

此次戰鬥,重創敵「東江」號獵潛艦(後被東引敵艦拖回),斃敵41人(死亡4人、傷36人、失蹤1人)。我575艇中敵20毫米炮彈2發,人員無傷亡,577艇被撞,破損嚴重。

五、「中華民國海軍官校旅美同學網站」記載

中華民國海軍官校旅美同學網站(http://cnausa.org/)在該站「碧海左營心」的「海戰」單元中,也詳述了東引五一海戰,內容摘要如下:

民國54年4月30日,編號PC-119的「東江」軍艦,剛在澎湖馬公大修完畢,隨即接到上級指示,立刻啟航,夜奔直駛東引島,須於5月1日零時前抵達,納編北支艦隊。

PC-119全艦將近80位官兵,午餐後,駛離馬公軍港,按計畫加速朝北方直駛東引島。晚間10時左右,雷達幕上出現兩個小光點在艦艏,並且在目視的望遠鏡裡,已能隱約看到島上的燈塔閃爍,但船上官兵竟誤判東湧燈塔為東莒燈塔,繼續向北航行。

當天,北支旗艦DE-24「太倉」號,正錨泊東引南澳,而PC-109「資江」艦則錨泊西引清水澳。夜間9時過後,「太倉」號在雷達幕上研判「東江」艦直駛東引島。但「東江」艦接近東引時,沒有減速,也無轉向,果真「錯把東引當白犬」,導致向北駛進四霜海域。於是「太倉」號當機立斷,拍發電報,命令「東江」艦立即返航轉向135度,駛回基隆。電報副本致送到靠泊基隆的「六二」特遣旗艦DE-26「太昭」軍艦。

此時「東江」艦雷達上突然顯示在10浬處有5、6艘以上小型船隻緩慢接近。時間過了5月1日零時,副長在舵房下令,宣佈轉向返航基隆。就在「東江」艦轉向時,一排子彈槍響,瞬間海面火光四射,中共砲艇像狼群般,全部自海面衝了過來,做密集的火砲射擊。

「東江」艦在危急中拉起了戰鬥警報,關閉航行燈,並解除無線電靜止的規定,直呼北支旗艦,吼喊著「我已接敵」。有些戰士們,自艙內勇敢地衝往主甲板,但馬上就被海面上的機槍擊傷而退了回來。原先航行時負責值警戒砲的幾位士官人員,早在第一波攻擊時就受了重傷或陣亡,而艦長則是頭頸部受傷,副長和救生筏都失蹤了,槍砲官中彈失明,艦務官血流滿面,輪機兼損管官腿部也受傷,通信官壯烈成仁。

「東江」艦因突遭攻擊,傷亡過重,一時陷入無人指揮的狀態,主機也故障了;唯一慶幸的是發電機仍在運轉,使得主副砲電力系統仍可維持在備擊狀態。中共的砲艇在攻擊中,猛然發現「東江」艦航速銳減,於是毫無顧忌地集中八艘快艇的機砲火力,猛烈掃射。所幸由於「東江」艦第二層甲板上駕駛台後方的信號旗箱旁,曾經加裝了點五○機槍,這兩挺左、右舷各一的機槍,可從艙裡通過舵房,經室內的扶梯直接上抵駕駛台,操控該機槍。

就在「東江」艦停擺,千鈞一髮之際,原住民二等兵蔡春治戰士,勇敢地自艙內衝到駕駛台的後方,拉開了那挺機槍的閂門,將一梭二百五十發的子彈,全部朝向中共砲艇射了出去,而且很幸運地擊中了一艘正蒙頭衝來的快艇,霎時火光四起。說時遲那時快,在這停頓十數秒的瞬間,「東江」艦倖存的官兵終於站上砲位,發動主副砲猛烈還擊,不久,又有一艘砲艇起火燃燒,退出了戰場,而失掉動力的「東江」艦,終於佔到上風。

就在雙方殺得難分難解時,南方遠處的海面上,突然有巨砲的火光閃耀,「東江」艦從雷達及故障的無線電話線上,得知那艘是從東引島趕來支援的北支旗艦,頓時士氣大振。此時中共的砲艇突然驚醒,於是不得不夾著幾艘受傷的砲艇,迅速逃離戰場,駛回北方的四霜列島,結束了這場在東引島東北方進行了近兩小時,所謂「五一」的荒唐海戰。

主機故障的「東江」艦,終於在天色微明時被發現,立即由「資江」艦拖救,雖然期間發生拖纜拉斷,纜頭絞入右車葉,繩身纏住了雙舵,但在兩名軍官跳入海中,潛水徒手排除後,「資江」艦傍靠到「東江」艦傾斜的左舷邊,帶上纜繩,於正午前安全地帶返到清水澳。

「六二」旗艦也從基隆趕到,收容了作戰傷亡官兵(陣亡6人,重傷19員),回航加速載返基隆,在軍區碼頭邊受到高級長官的短暫隆重迎靈儀式,然後就立即再趕抵東引。在這期間,「東江」艦也很快修復了部分嚴重受創的艦體,而且完成了損害管制安全措施,然後在「太昭」艦護航下,由「大青」救難艦緩緩地將它拖返左營基地。


板主管理 -回標題列表- -我要回應文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