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選集


  標題:陳情路路迢迢,含恨赴九泉! 
  作者:本刊    ( 發表時間:2003-07-23    閱讀人次:1643 )  

一段失路的歷史檔案/北竿后沃追蹤報導

 1949年10月1日,毛澤東意氣風發、顧盼自雄地登上北京天安門,宣布成立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。此時,中共早已揮軍南下,不顧蘇俄反對,強渡長江天塹,席捲華南。

 同年9月,福建平潭失守,中共在福建沿岸集結60萬部隊,企圖一舉攻占金、馬,進而「解放」台灣。

 福建陷落後,王調勳將軍率領殘部退守西洋、四霜、浮鷹、岱山和馬祖列島。1950年6月,韓戰爆發,年底中共捲入戰事,原本停止對台軍援的美國,改變初衷,和台灣訂立防禦協定,派遣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,但是,華府方面拒絕將金門和馬祖納入協防範圍。不久,西洋、四霜、浮鷹和岱山相繼淪陷,馬祖列島風雨飄搖、朝不保夕。

 1949年﹙民國38年﹚9月,國軍207師第620團進駐馬祖,同年12月設立「馬祖行政公署」,一方面加強構築工事、開闢道路,一方面動員百姓,在各鄉村成立民防隊。當時由於馬祖和內地補給線切斷,連漁具都無法獲得補充,民眾生活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。

●佈雷擺烏龍,民防隊員枉死

 民國41年8月4日下午傍晚5點,北竿后沃村青年王壽金還在山上種地瓜,聽到山下一陣陣吹海螺的緊急命令,趕忙放下農具,參加民防隊集合,30多位隊員分成兩路,在駐軍「指導員」率領下,前往后沃沙灘兩側遷移漁船、清掃射界。王壽金、林嫩嫩、陳木桂和邱春水(馬祖通訊紙本誤植為吳依水)等人跟隨一位排長向北邊沙灘前進。

 由於先前另一支部隊已經悄悄在沙灘下佈設了反登陸地雷,王壽金等一行事先毫不知情,正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陷阱。走在前面的排長不慎踏到埋在沙灘下的地雷線,立即趴下,彈片擊中後方的王壽金、陳木桂、邱春水和林嫩嫩,王、陳兩人當場殉難,邱春水手臂炸斷後奔回村中,流血過多死亡,林嫩嫩身受重傷,在北竿軍醫院哀號一夜後,次日由林享官和郭天贈駕帆船送往南竿陸軍854醫院,但因傷重,也不治殞命。

 8月4日,北竿后沃村陷入一片淒風苦雨之中,死難家屬刺人心肺的哭號聲,此起彼落。王壽金的老母早年喪夫,一家兩位老少寡婦和3名孤兒頓失依靠,生活陷入絕境。

 更令人鼻酸的是,4名因公殉難的民防隊員,事後只獲得地方政府發給1包麵粉和白米做為慰問,喪事自行料理,死者家屬在村民協助下,將家中僅有的床板權充棺木,草草下葬。

●家屬苦苦奔走,仍在陳情中

 77年6月,陳木桂遺孀王全金和長子陳國水開始向連江縣政府陳情,要求比照軍人因公殉職給予補辦撫卹,連江縣政府回覆:「請提供具體資證,俾循法深入調查處理。」後經政委會呈報總政戰部處理,78年11月,聯勤總部核覆:「非現役軍人及個人提供之資料或證明歉難辦理」79年5月,連江縣政府成立專案小組,前往北竿完成調查報告,再度呈報國防部,請求依照「金馬地區人民守土傷亡撫卹暫行辦法」,建議中央給予撫卹,但仍然未獲解決。

 82年初,殉難者遺屬王忠傑和陳國水,再次具狀向監察院、行政院、立法院、福建省政府、連江縣政府、總政戰部陳情,國防部82年6月21日函覆內政部:「行政院27年10月14日公布33年3月6日修正之人民守土傷亡撫卹實施辦法,該法雖於58年12月18日公布廢止,惟當時仍屬貴部業管,有關本案移請卓處。」82年8月3日,內政部行文給國防部,表示該案不屬他們管轄,請國防部依「自衛隊員因公傷亡撫卹暫行標準」核發撫卹金,並予褒揚。

 一樁千真萬確、人證具在的「因公殉難」事件,先後陳情了5年之久,陳情案從國防部踢到內政部,內政部再丟回國防部,然而,王壽金的老母始終未能生前見到她的心願完成,卻早已在79年含恨去世。

 如今,王壽金和他的老母屍骨已寒,當年因公為國殉難者的遺屬仍在苦苦陳情之中。故事還沒有結束‥‥‥

 (編按:經由本刊報導,及立委等民代爭取下,受害者王壽金已獲得補償,並已祀基隆忠烈祠。邱春水則因當年戶政制度不健全,結婚僅半年,尚未辦理結婚登記,所以未獲補償。)

(馬祖通訊第12期,1993年9月15日/劉家國採訪報導)


板主管理 -回標題列表- -我要回應文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