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 告 事 項


  標題:文章轉載「臺馬輪出航」 
  作者:臺馬輪客服處    ( 發表時間:2008-01-03    閱讀人次:3647 )  

臺馬輪-出航�作者:張人耀

 如果想體驗異國情調,又沒有足夠的預算去希臘列島,雜誌上說:「不妨計畫一趟馬祖之旅,閩東建築訴說著海盜傳說。」我看了看雜誌上的照片,石頭屋還真粗獷氣派,也就動了旅遊心念。

 可是我發現,停靠在基隆西岸碼頭的臺馬輪更吸引我。我想,真正令我激動又懷著想像的,不是海盜屋,也不是戰地風光,而是搭乘臺馬輪出航。

 出發前幾天,基隆港的天空深藍似海。有幾次我跑去東岸港務局大樓,候船室的大廳冷冷清清,告示牌、取票口、各家船商廣告和零零落落的椅子,只見陽光以同樣斜角度散落四處,彷彿是一個荒廢的大廳,那些辦公人員不知道跑哪裡去了?有幾個工人在牆下粉刷油漆,坐樓梯口休息抽菸的,一點也不理會我迷路般的神情。我逕自上樓,在掛著旅客服務中心藍色牌子的大門敲二下;當我自動推門進去時,裡面那些大聲聊天的阿姨還懶得理我,其中一個在牆邊泡茶。

「有什麼事?」

 「對不起,我想請問一下關於臺馬輪的航行時間與價目。」

 那些阿姨們聽見我的問題,才紛紛望過來。她們說這裡是走國際航線,國內航線要去西岸問。某阿姨很熱心,抄給我一支電話號碼,自顧說不知道辦公室現在有沒有人。

 「你就打這支電話問問看,喔,那個要中午才知道。我看看,……嗯,現在應該有人在那邊,反正你就打這支電話去問問看。」

她推著我到門外邊,指說西岸碼頭在那裡,臺馬輪要在那裡搭船。

 我心想很開心知道這個差別,從這時候起,也開始感到探索的樂趣。臨去時還特別問她怎麼大廳都沒有人,她的回答也很訝異,好像這不應該會是個問題,因為這時候沒有船啊!

 「喔。」沒船時,候船大廳就像個廢墟,甚至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運作。雖然我從小生長在基隆,還是第一次發現港口的『生態』如此,和人來人往的基隆火車站大不相同。真是有趣啊!

 我頂著大太陽騎車去西岸碼頭。推玻璃門上樓時,旁邊窗口外就是港西街的鐵路平交道,以前都會在那裡買胡椒餅,站在那裡抬頭看見很怪異的長條形建築。我現在就是走在這條又悶又熱又安靜的長廊,拐進門裡,又看見空無一人的候船大廳,看見牆壁上掛著幾塊白板寫著『臺馬輪』字體。雖然是一個人走入這燈暗的地方,內心卻感到興奮無比,腦海想像著我將會在這裡排隊登船。

 總之呢!因為地利之便,我可以立刻現身在搭乘臺馬輪的碼頭邊,想像一下登船的情況,也很方便了解航次、載運費用表與相關法規等等,這些全都懸掛在牆壁上了。某天晚上,我騎摩托車到西二碼頭,看著臺馬輪轟隆隆準備出港,每天晚上載著不同旅客到一一四海浬外的馬祖列島。

 為什麼我會想去馬祖呢?

 我認為很大一個原因是:臺馬輪就在這裡,停靠在離我家廿分鐘路程外的碼頭。只要花一點錢,在船上睡一晚,隔天清晨就會到這個旅遊雜誌上說的『地中海島嶼』。那何必還需要花大錢跑去希臘?想要享受度假,我家門口坐船就可以去了。因為知道了去馬祖,就像搭市區公車那樣容易,我就興起非去一趟不可的衝動。想想看,大船航行在無邊大海上,星月滿天,何等有趣有意義啊!

 我勢在必行,只是遙遙無期。後來在網路上找到食宿交通的資料,以及一篇遊記。某天下午打電話訂民宿時,我嚇一跳比資料上的貴,盤算下來要花一筆錢,可是那天電話裡聽見馬祖人口音,更為好奇那裡的人和風景,不知道我會在那裡遇見什麼事情?

 一天過去了。

 看窗外晴空萬里,都會想如果昨晚搭船,現在就在馬祖了。然而我還在猶豫這趟旅行,偶爾也跑去文化中心翻查馬祖旅遊相關資訊,可是也沒有認真規劃行程。後來我想縮短天數,把旅費控制在一個數字下還是可成行的。一天下午我打電話預定船票,電話裡的小姐說我的編號五十八那一刻起,就什麼都不能阻擋我了!接下來的時間都在準備行李和電話聯絡,六個小時後我就站在臺馬輪的甲板上了。

 這部分實在沒啥好贅述,情況就是撥雲見青天。之前的疑慮,在訂下船票之後全部一掃而空,我只訂了第一晚的民宿,看了一篇遊記,收拾簡便行李就上路了。

 我避開週末假日,又是去徒步半天就繞完的小島,語言也通,實在看不出會有多大風險。我把一些相關資料列印出來,包括大小島嶼的地圖,就這麼輕便成行了。哪管什麼行程規劃和密密麻麻的景點導覽文字!

 一句話,浪遊馬祖列島。

 看那裡情況再做應變,反正第一晚有住的了,就不擔心露宿街頭。這一趟旅行我要搭臺馬輪去,坐飛機回來,大概就是整個旅遊計畫中的最高原則了。

 這趟旅途可以說是很圓滿,每一景點都踩下深刻的足跡,也遇見好心人作伴同行。我在東引島,烈日下徒步二小時去了東湧燈塔,並且與一個自助行的女子在當地人家共進午餐;在北竿芹璧村的沙灘獨泳,海盜石屋前望著滿天星斗享受夏夜晚風;在南竿租機車追逐日落,入夜時馳騁村落與村落之間。並且於週末搭最後一班立榮航空飛機,在高空俯瞰夕陽與島嶼,出松山機場時擦身而過最後一抹夕陽餘暉。

 然而,最令我難忘的還是搭乘臺馬輪。

 太陽下山的那一刻起,我做了很多準備且打包行李,無時不感到亢奮。大概八點半,我背起包包和攝影機下樓去牽機車,提早出門拍攝一些港都夜景,為整趟旅行全紀錄。

 東岸碼頭停泊一艘豪華郵輪,既氣派又亮麗,甚至可以看見甲板上有旅客拿著彩球。臺馬輪停泊在西岸的陰影裡,圍欄杆上只有一條彩燈,不像我眼前這艘東岸的白色郵輪簡直就是張燈結綵,大有嘉年華會或是聖誕節的氣氛。這種強烈對比,平常並不會特別留心注意,只有在今天自己就要搭臺馬輪出航了,才驚訝廿世紀初移民潮的貧富差異,好像也以同樣的景況出現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際港口。雖然我不是以賭徒的身份獲取船票,看著那艘黑壓壓的大船,還是會想像自己是流浪者。呵!我喜歡這種想像的感覺。

 搭乘臺馬輪去馬祖列島,是非常令我期待的展開旅程方式。我想像著臺馬輪船艙的樣子,想像著大船出港時流逝的港都夜景。當這艘船航行在茫茫大海上,被滿天星星擁抱在無邊無際的黑夜裡,而我隻身在甲板上吹海風會是什麼感覺?

 我推門上樓,看見在窗邊抽菸聊天的男子,多半帶著釣具;另外有穿迷彩衣的阿兵哥在發呆。大廳裡好多的平民百姓,發出嗡嗡噪音;門邊有海巡兵在戒護,排站著一列港務人員。我向票務小姐付了錢,就走向登機檢查入口處了。

 有人要求我把背包放在輸送帶上,接受紅外線掃描。

 然後,我拿回背包登上臺馬輪,船艙內有一種特別的氣氛。當時門邊坐著二個聊天男子,話題多是談論馬祖的人文、生態、釣魚之類;座位旁另一男子獨自在吃泡麵。牆上是一幅閩東風情的水墨畫,走下階梯進入船艙,入口有販賣部和電視聲音,天花板很低矮,旅客穿梭在這個小空間飲食談論。後來,我找到床位,正巧床邊有個中年人和阿兵哥閒聊,那人說「臺馬輪最好了」,上面的頭等艙比較吵雜,下面的三等艙又悶熱,「我們這個經濟艙是最好了」。遇見這一場面,感覺船上每個人都很樂意交朋友。船艙窄小卻整潔有序,設備老舊卻耐用的樣子。當時我已經迫不及待要拿攝影機跑上跑下。

 我拿著攝影機,意圖捕捉這個空間裡的氣氛。年輕女子搭船去外島探望情郎,想起這份情調,就直覺船上應該有不少感人泣淚的故事。也許,曾經有個阿兵哥倚靠在角落那張椅子,滿腦子懷念分手了的女孩。船上有一種色調,多半也是老舊的日光燈罩造成的,反倒襯托出故事的氣氛。

 不知怎麼愈走愈遠離人聲,竟然來到悶熱的三等艙,屬於船的最下層。走道兩旁都是白色鐵皮,每一扇門都上鎖,給我一種很異空間的感覺,使我想起鐵達尼號裡的主角迷失在無人走道,海水已經悄悄地淹沒進來了。悶熱的空氣,好像真有奴隸在某處控制燃料,打赤膊滿臉黑油。只是每一扇門都上了鎖,誰又知道裡面有過什麼人的思念與茫然。

 登船不到卅分鐘,感覺過了好久的時間。直到台馬輪開始轉動馬達了,大家都爬上甲板,想要看最後一眼基隆港。甲板上只能靠著碼頭的微光隱約看見人影,想看清楚一個人是不可能的。

 台馬輪出航了,即使沒有海浪般的揮手送別,還是可以感受船上每個人都很興奮。小孩子歡叫聲特大,童言童語,也會把快樂感染給每個黑暗中的陌生人。我一直猛拍攝這整個經過,恐怕就要用掉一整卷帶子。港邊夜景像是一條鑲了鑽石貝殼的頸帶,隨風流逝。偶而有回港的小船滑曳經過,貨船鳴笛,這些景象突然間都烘托出一種氣氛。每一個可以稱作漂流而過的景物,似乎都具有生命,相互之間傳遞出情感。海風、港景、船笛、拍浪、引擎轉動、船艦拖曳的水痕………全都充滿生命力。然而這一切都有如兩旁眾臣伏首,躬送台馬輪昂然出航。

 當船駛向外海時,還可以看見海面上漁燈串聯成珍珠白的項鍊,野柳岬延伸在海面上,基隆嶼的山影孤立在那裡。這一切都還熱鬧非凡,不輸給拋在後頭的夜城市。台馬輪持續航向它的目的地,漸漸地遠離周圍漁燈,月亮升高了,海風變冷了,甲板上的人也少了,可是我還是不忍離去。看著海面上浮盪的月光,彷彿是登向天堂的銀色階梯!

 我還沒有抵達馬祖,此情此景已經令我值回票價。想不到生命中終有這麼一天,向滄海凝神;置身在無邊大海上,令我感到天地有雄心,志在四方。昨天的這個時候,我恐怕還窩在屋子裡看電視,多少時光都死掉在水泥牆內了。為什麼不活在天地之間呢?這麼廣大的世界,你大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任意馳騁,只因為我還年輕啊!

 月亮旁邊有一朵雲層,不時震出閃電裂痕;天空偶而劃過流星。這些天象彷彿都有自己的生命,在那裡宣洩自己的情感。此時此刻站在台馬輪的甲板上,我內心激起的豪情與壯志,又有誰能了解?一想到生命的旅程必然是獨自走下去,就更想抓住稍縱即逝的年輕時光。沒有人可以阻擋你走得更遠!

 大概十二點時,我回到床艙裡只看見一雙雙靜悄悄的鞋子,陌生人都睡著了。為了明天早起看日出,有精神玩,我也不得不把握剩下的五小時睡眠。然而我坐在床鋪上寫札記,好晚了才躺下來。閉眼睛時可以感覺得船在搖晃,有如搖籃。

 這艘船不會撞上冰山,那麼還會有什麼災難令我們睡不著覺?如果可以,我也願意坐起來與人聊天,今夜多浪漫。

 台馬輪起床號是鄉土電子音樂。我睡上舖,天花板喇叭就在面前,大概清晨五點半就被吵醒了,手機鬧鈴設定都來不及響動。昨夜太晚入睡,實在想多躺一下子,又捨不得錯過日出,躺著躺著,也睡不著覺。突然就開啟攝影機要收錄下這種充滿人情味的音樂,這麼做的時候也會感到好笑,把攝影機架在頭上整天OPEN,不是什麼都抓住了嗎?可是,恐怕會錯過更多真實的東西。畢竟親眼凝視和透過取景窗定格的山海是大大不同的,如果太專注在取景,反而忽略掉景色給你的啟發。當我放下攝影機,眼前會看見更多東西。即使我有這層體會,還是放不下獵取的習慣,甚至還會有種拍下來就可以擁有的觀光客心理。

 太陽蓄勢待發,耀眼奪目,兩側海平線都懸浮著一層銳利的光暈。島嶼羅列,花崗岩壁照映著晨光,禿石峭崖,特別的險峻又十足陽剛。當時甲板上已經站立有人,舉起小小的數位相機對大海拍照。昨晚海上升明月,今朝太陽展翅翼,在我內心中沉浸著陰柔與陽剛。一夜過後,看見壯闊的海平面舉起希望之光,頓時整個人也充滿力量,充滿爆發力。

 想不到睜開眼睛,馬祖就橫臥在那裡了。台馬輪離島嶼愈來愈近,可以看見島上的戰地標語,漸漸又可以看清楚碼頭邊上的馬祖人。清早就聚集了這麼多人群,多半是搭船回南竿,或著回台灣。然而我才要上岸哩!

 後來,如前所述,我是搭乘立榮航空最後一班飛機回來的。和航行八個小時的台馬輪比起來,五十分鐘就飛回台北了,可謂快速便捷。從黃昏的天空上俯瞰海平面,有另一艘台馬輪航行在汪洋大海中,天邊的夜幕即將降臨!

 我難以忘懷生命裡的某個夜晚,置身在大海;看著海面搖盪著月光,想著自己的將來。

 然而………(完)


板主管理 -回標題列表- -我要回應文章-